<tbody id="szphn"></tbody>

  1. <th id="szphn"><track id="szphn"><video id="szphn"></video></track></th>

  2. <dd id="szphn"></dd><dd id="szphn"></dd>
  3. 由“挖掘機指數”看挖掘事故

    作者:

    保定金迪地下管線探測工程有限公司 

    王向坤


    挖掘機指數


    2020年5月10日是第四個“中國品牌日”,“中國品牌日”指的是國務院鼓勵各級電視臺、廣播電臺以及平面、網絡等媒體,在重要時段、重要版面安排的自主品牌公益宣傳,旨在講好中國品牌故事。2020年中國品牌日系列活動的主題是:中國品牌,世界共享;全面小康,品質生活。

     

    在今年這個新冠疫情防控的特殊時期,人們希望從中讀取到更多有關經濟復蘇、回暖的數據。自3月中下旬開始,各地有序復工復產,到現在已重啟近兩個月的時間了,表現如何?在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財經節目中心特別推出“我的復工大單”大型直播活動中,我們看到了“挖掘機指數”。

     

    根據徐工集團提供的數據,進入4月份,起重機每天發車量達到百臺,最高一天120臺,創下行業單天發車最高紀錄;壓路機、旋挖鉆、泵車等產品也都出現了供不應求的局面。徐工的復工成績顯示中國經濟正在加速回暖。

     

    對于這個指數,很多人并不陌生,通過借助大數據和物聯網技術,將一臺臺機械通過機載控制器、傳感器和無線通訊模塊,與一個龐大的網絡連接,每揮動一鏟、行動一步,都形成數據痕跡。大數據精準描繪出基礎建設開工率等情況,成為觀察固定資產投資等經濟變化的風向標。

     

    站在老百姓的角度,那就是開工、就業、收入,而我們的每一步、每一件具體工作又匯成了宏觀經濟運行的表征數據,涵蓋各行各業。

     


    地下管線挖掘事故


    在經濟運行的大背景下,我們還關注經濟運行之下的安全因素。因此,我們說一說地下管線,與地下管線安全有關的數據就是地下管線事故。

     

    這里,我們也有一些統計數據。根據“管線事故”平臺的統計,2020年4月,在收集到的國內地下管線相關事故中,人為破壞占比50%,自身結構隱患占比42.31%。往前推至2月份,在收集到的國內地下管線相關事故中,人為破壞占比4.92%,自身結構隱患占比78.59%。


     

    這似乎可以說明一些問題了,2月份,我們還處在疫情防控的封閉管理階段,經濟活動很低,由此導致的地下管線破壞事故占比很低,基本都是來自地下管線自身的結構隱患。到了4月份,全國基本已經復工復產,隨著經濟活動的提升,對于地下管線的人為破壞占比增高。

     

    也許這兩個月的孤例數據說服力還不夠,我們繼續看2019年全年的地下管線事故統計數據,還是“管線事故”平臺收集到的數據。根據統計,2019年全年,在收集到的國內地下管線相關事故中,人為破壞占比41.62%,自身結構隱患占比47.69%。

    由此不難得知,由于經濟活動,對于地下管線產生的人為破壞,4月份的占比明顯高于2019年的全年平均水平。我們在剔除各種影響因素之后,有一項因素不可忽視,那就是經濟活動的升溫帶來的副產品,也就是由此造成的人為管線破壞事故。

     

    這也可以從最近連續報道的各地挖掘事故新聞中看出端倪。

     

    5月6日下午13時49分,長春市硅谷大街與飛躍路交會處,由于地鐵施工造成長春天然氣集團中壓管線被挖斷,導致附近多個小區3萬余戶居民天然氣突然中斷。


    (圖片來自網絡)

     

    5月5日下午,長春九臺區二道溝一施工工地,在施工中把二道溝電廠供水管道挖斷,現場大量水噴涌而出,噴射高度達十幾米。

     

    (圖片來自網絡)

     

    近來,隨著孟州市老舊小區改造的需要,各種工程也正在緊鑼密鼓的開展中,自4月以來全市因外力施工挖破供水管道的事故共有160余起。不難發現,這些嘩嘩的水流邊總是會出現大型的挖掘機械。

     

    地下管線挖掘破壞事故總是與經濟活動、與城市建設活動相伴而生,管線事故會隨著挖掘量的提升而升高。也就是說,“挖掘機指數”在反映經濟活動,尤其是目前復工復產階段經濟回暖的特征之時,與管線挖掘事故不可避免的關聯在了一起。

     

    這就像事物的正反兩個方面,在我們努力爭取,達成我們所希望的目標之時,我們還要接受由此帶來的一些問題。那有人會問,能不能避免這些問題,或盡量減少問題的發生?就是說,我們既要“挖掘機指數”,又要避免地下管線挖掘事故的發生。這正是下面我們要說的事情。

     


    解開“挖掘機指數”與地下管線挖掘事故之間的關聯


    其實,誰都不愿意發生地下管線挖掘事故,但是,各地林林總總的事件匯總到一起,讓這個事情顯得非常扎眼,甚至是觸目驚心,我們就不能簡單的歸結到偶然性,或者說不小心碰到了,這是一個系統問題。

     

    首先,我們說說地下管線數據問題。我們都知道,地下管線之所以產生挖掘事故,就是因為敷設于地下,看不見,要想避免盲目施工,必須掌握地下管線的分布情況。對于大中城市,這個事情如果往前推個七、八年,還可以稱為一個問題,可是,隨著國內大中城市實施管線普查之后,六米以上主次干道的地下管線數據庫相繼建立,各地專業管線GIS建立的更早,整體資料已經有了,那就不能視為一個問題,至少不是一個主要問題。

     


    我們再看看涉及挖掘事故的管線種類幾乎涵蓋所有管線,其中以供水管線所受破壞占據首位。而據水司反映的情況來看,“多數施工單位在施工前都不會主動和我們了解地下供水管道的詳細信息,即便提前來了解了,到了實際的施工當中,也沒有準確傳達給具體的操作人員?!?,這就是問題的癥結。


     



    因此,不難發現,我們急需一種機制來管理涉及路面的挖掘工作。城市建設方方面面,很多情況需要路面挖掘,我們不能否認屬于城市建設管理的制度已經存在,但是,我們更應當看到傳統的報批模式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時代需要與時俱進。手機讓我們時刻在線,大家通過媒體等社交軟件時刻保持與人、與事的互聯互通。我們把道路挖掘單拿出來考慮,一種新的機制其實已經清晰可見,那就是新的依托手機移動互聯網等全媒體平臺的道路挖掘申請、許可、執行、善后與監督的運行機制。這種模式不是空想,已經在嘗試與建立之中。


    人們習慣把具有代表性特征的時期成為某個時代,在信息社會,一切變化都很快,這個時代也許就是幾年,可能還要短一些。我們現在,有人稱為“后疫情時代”,可能時間會更短,隨著復工復產的推進,我們看到了“挖掘機指數”所代表的經濟回暖跡象的出現,這是我們期待的。同時,我們也看到了與“挖掘機指數”伴生的挖掘事故的提升,這是我們要盡可能消除的。未來,“挖掘機指數”仍將發揮積極作用,而地下管線挖掘事故會與其呈現相反的方向,那就是越來越少,直至失去關聯,完全成為偶然,這是必然會出現的。